李廣宇,呂文博,王祎楓,劉明明

具有行業特征的、以科技資源為基礎的垂直型創新服務平臺,將逐步成為 各地政府、地產公司、行業龍頭企業的關注和推動重點,也將在中國創新創業戰略實施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中國的創新平臺生態系統經過三十余年的不斷建設累積,不管是從創新平 臺的數量上看,還是從具體的匯聚能力上看,都稱得上是成績斐然。特別是近幾年,以眾創空間為代表的開放式創業載體作為新成員進入系統,更推動中國創新平臺發展駛入快車道,成為地產界、投資界、政府、企業界關注的焦點。

根據最新的數據,目前全國的眾創空間已有4298家,企業孵化器3255家,企業加速器超過4000家。而創業的主體也更加多元化,其中技術人員和連續創業者分別占到創業者總體的22%和16%(見下圖)。 PowerPoint Presentation 中國創新平臺從起步之初即帶有明顯的政府主導基因。在過去的十幾年間,市場力量的逐步滲入,加上城市化推進、產業需求調整、政策環境更為開放,創新平臺的模式和形態開始延伸,出現了以眾創空間為代表的創新型載體平臺。盡管如此,創新平臺的盈利模式和專業化的服務能級仍然尚未形成。

我們認為,未來創新平臺還將不斷演變、迭代,以科技要素資源整合為核心的形態將快速成長,同時滿足對接行業內領軍企業、幫助技術創新型中小企業快速成長這兩大核心需求。需求導向性、產業資源導入能力為盈利模式和服務能級帶來新的解決思路。同時,這類創新平臺的建設將對實體經濟產生更深遠的影響,也會吸引更多的科研機構、領軍企業、投資機構等主體投入進來。

現階段尚未形成清晰的盈利模式和專業化的服務能級

從1987年中國的第一個孵化器建設開始,政府就扮演了重要角色,公益屬性較強,這一基因對后期創新平臺影響深遠。在之后的20余年里,中國孵化器一般以企業創新中心、科技園、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大學科技園、創業園等形式存在,歸屬科技部高新技術火炬中心和各地區科技部門、高新區等機構管理,政府提供資金支持、政策支持、對孵化器進行引導調節、促進網絡化等扶持手段,對入孵企業提供稅收、進出口權等方面的優惠,提供創新基金以及通過火炬計劃給中小企業以政策扶持。

對這類創新平臺,中央政府的期望是將科學技術成果產業化,提高成果轉化率,扶持科技創業企業。地方政府則希望通過對孵化器的扶持,培育新興產業領域,為區域經濟發展增加新的驅動力,所以這時的孵化器被看作是新政策實施和機構改革的試驗田,是產業政策區的細化——載體政策區,即政府作為運作主體,提供有利于中小企業發展的小環境,其服務對象主要為科技型創業企業,不具備清晰的盈利模式。政府作為服務供應者,其專業性和深度也較為有限。

隨著孵化器有關優惠政策的逐步出臺,孵化器投資和運作主體的多元化,互聯網領軍企業、帶有產業概念的地產開發和運營機構、具有產業用地存量的制造業企業紛紛進入孵化器領域。特別是2015年“雙創戰略”提出以來,以“眾創空間”為代表的創新型創業載體,更是成為社會熱點。

眾創空間因具備共享經濟、開放服務、投資驅動等特點,可以將創業要素更高效地結合起來、將各類主體更好地連接起來。這種開放式的創業生態系統出現后,業內人士認為3.0孵化器時代到來了。眾創空間的表現形式非常豐富,有偏重地產屬性的聯合辦公型,如優客工場、SOHO 3Q、創客空間,也有偏重投資屬性的投資促進型,如3W咖啡、創新工廠,也有偏重服務屬性的培訓輔導型,如聯想之星。可以說,服務創新與創業已經發展成為一個獨立的行業。

但值得關注的是,不管是哪一種創新平臺,盈利模式一直不清晰,或者說成立后的短短兩三年時間里,還沒有來得及證明盈利模式是行得通的。更為重要的是,這一類創新平臺的服務對象,更偏重于圍繞商業模式創新的創業類企業,偏重的更多是創業,而不是創新。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雙創戰略提出時正值“互聯網+”風起云涌,這類業態特征往往是消費驅動型創新,是具有中國時代特色的產業發展,這類創新型企業正好屬于廣大眾創空間的服務對象,同時這類企業在過去兩年更受投資方青睞,對孵化器特別是投資型孵化器來講,更容易減輕運營壓力。

偏重科技要素、以行業領軍企業需求為導向、多元化主體參與的開放式創新平臺,將在中國創新創業戰略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首先是圍繞大企業需求建立創新生態平臺。越來越多的行業領軍企業本著開放、共享的原則,加入到創新平臺建設中來,成為平臺經濟的重要現象。如何實現對內服務并保持適度的開放性和兼容性,是一個尚在不斷探索和實踐的話題。圍繞大企業需求建立創新平臺,借助外部力量,幫助其整合資源、拓展網絡是解決之道。一方面大企業提出技術創新需求,可以幫助創業企業從設立之初就確定方向、快速找到市場,創新平臺的經濟成效更快顯現,同時大企業雄厚的資金實力,可以緩解創新平臺的運營初期的投資壓力,幫助其建立良性的盈利模式。

其次是聚焦“硬科技”領域、具備技術共享平臺的創新平臺。創新平臺從產業技術應用領域提供專業化的服務,是以往各類服務平臺所不能比擬的。研發機構、高校將是重要的參與者,除了提供試驗設施和研發服務,它們往往也是最新的技術成果的產生者,創新平臺將提供高效的技術轉化服務。科技型創業,特別是硬科技創業企業,需要更多技術層面的專業化服務,大企業和研發機構的參與可以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

麥肯錫與新加坡政府合作的燈塔項目,就是基于此理念建立的具備技術專業化服務的創新平臺(見下圖)。 Adobe Photoshop PDF 最后,全球化網絡的搭建,將更進一步深化創新平臺的服務內涵。國際化的視野有利于創新平臺的各個參與方在技術研發領域保持敏銳的嗅覺,國際性創新資源的整合和流動,也有利于創新活動的成功。麥肯錫在世界多個發展經濟體已經建立了創新平臺,并基于此搭建了全球合作網絡。未來我們還將不斷增加創新平臺的全球布點,不斷豐富這一全球網絡(見下圖)。 PowerPoint Presentation經過三十余年的發展,中國創新平臺生態系統從無到有,成就矚目。然而,清晰的盈利模式和專業化的服務能級尚未形成。我們認為,以偏重科技要素為核心、以行業領軍企業需求為導向、多元化主體參與的開放式創新平臺,將在中國創新創業戰略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李廣宇為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亞太地區基礎設施咨詢業務及公共部門咨詢業務負責人,常駐上海分公司;

呂文博為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大中華區公共部門咨詢業務負責人、區域經濟和產業規劃領域領導人,常駐上海分公司;

王祎楓為麥肯錫全球副董事合伙人,大中華區公共部門咨詢業務、區域經濟和產業規劃聯合領導人,常駐上海分公司;

劉明明為麥肯錫區域經濟規劃專家級咨詢顧問,常駐北京分公司。

點擊此處獲取報告PDF全文